**视频丝瓜

By: admin

6月 30 2021

Tags:

Category: 未分类

要论狼牙现如今的力量和修为那种可怕程度恐怕就连狼牙自己都不是太清楚的。

当时在华山之巅,狼牙和钱友两人是被叶谦无情的送入到了蒲元鼎之中进行修炼,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时间,但那种非人的折磨可是狼牙和钱友两人此生都无法忘记的。

而且狼牙和钱友虽然同在蒲元鼎中锻造,但他们两个修习的功法却完不同,就算到了如今狼牙也不知道叶谦交给自己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恐怖的功法。

如今这白家的门前可谓是狼牙再次出山之后的第一战,此刻不仅仅是狼牙自己期待着自己的表现,同时秦川和其余蓝剑中人也都想见识见识一个天元五重天境界的强者到底是何等的强悍。那种境界提升的力量是不是会如同张昊一样的变态。

只可惜秦川等人的期待看到的一幕并没有出现,这到不是说狼牙的修为不行,而是因为对手实在是太弱太弱了。

用一个天元五重天境界的强者去击杀一个人元巅峰修为的人这无疑就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了。

此刻的狼牙就这样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白家那位统领面前,只是轻易的一伸手,狼牙那只有力的手掌就已经捏住了那位统领的脖子,再然后,众人就听到空气中传来一阵咔嚓响声,之后那位白家的统领就已经命陨当场了。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看起来太过轻松,太过虐菜了。

但这看似轻松的动作背后却是一种发人省醒的恐怖。

那位白家的统领修为在白家来说已经算是不弱的是,至少白家内门长老不出的情况下也就是白焕生能够胜得过他,当然了没有这种本领也做不了白家的卫队统领。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被狼牙一只手轻轻松松的就给解决掉了,就算是白焕生也自问自己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在杀了这位白家的卫队统领之后,狼牙是闲庭信步一般的再次回到了蓝剑的阵营当中。

此刻的狼牙脸上是止不住的失望,不住摇头道:“太弱了,简直太弱了,战五渣,一群战五渣。”

本来狼牙还想着趁机表现表现的,但现在看来以狼牙这天元五重天的恐怖实力要灭杀眼前这帮白家人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而就在狼牙失望以及无奈的同时,白焕生的脸颊却不住的抽搐了两下,那是恐惧,非常的恐惧。望着狼牙的背影白焕生甚至有一种错觉,因为此刻狼牙的这个背影太像一个人了,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张昊。

就连白家的家主都产生了这种可怕的感觉,那些个白家的卫队就更是人心惶惶的了。

不自觉的,此刻包围着蓝剑的那些白家的卫队们都开始慢慢的后撤了一步,似乎大家伙都不想靠着这帮家伙太近,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刻死的到底会不会是自己。

凝望着眼前这一幕,秦川到是洒意的笑了笑,继续看着白焕生道:“白家主,你家这个不懂事的下人我算是已经给你打发了,举手之劳而已不用谢我。”

一边说着,秦川则继续挑衅道:“好了,白家主,如今这前戏也算是落幕了,接下来你们白家该何去何从那就听你白家主一句话了。”

秦川的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在面对蓝剑这恐怖武力的加持之下白家已经是没有任何选择了,也没有任何抵抗的空间。

听着秦川这径直威胁的话,就算是白焕生都开始结巴了起来,如今的白焕生似乎已经没有刚刚那份底气了。

“你,你想怎么样?”白焕生道。

秦川眯眼笑着,回答道:“要么让我们进去搜查白家,要么死。”

秦川的回答可以说是简单明了,而这简单的话语之中却也夹杂着无尽的力量和权威。

而就在白焕生进退维谷,左右两难的时候,一旁一直不吱声的白军却忽然开口。

白军的声音带着一丝微微的颤抖道:“秦少帅,你蓝剑妄称是东方异能执法队,但所行之事却毫无法度可言。动辄杀人,毫无理由,毫无根据的就要搜查我白家,这岂是一个执法者应该做的事情。连你们自己都不尊法度,却要迫害我们白家,你这分明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白军这话看似没错,但实际上此言一出就已经是白家示弱的一种表现了。

要知道白家这种黄金家族,这种门阀世家可是从来不谈法度的,他们是视法度如无物的一帮人。而现如今他们却被蓝剑逼着**度,这本身就是一件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

不过白军这番话到是让秦川的眼睛一亮。

若此刻蓝剑的掌舵人不是秦川,那他是绝对不会去理睬白军的话的,因为这个世界拳头大就是真理。

但秦川不同,他之所以要让蓝剑变成东方真正的异能执法队那其中是有一股子信念的,那个天下大同的构架自始至终都不曾在秦川的脑海之中被抹去。

嘴角轻轻浮现出一丝笑容,秦川径直道:“白军,你跟我**度?呵呵,好啊,那咱们就来说说法度好了。”

顿了顿声音,秦川继续道:“第一,我蓝剑并没有滥杀无辜,刚刚被结果的这个家伙应该叫做白重启没错吧!他的案底在我蓝剑可以堆起一人多高来,半数都是死罪。我们蓝剑杀他那是理所当然的。”

“而这第二,搜查白家也不是毫无理由的。”

“你们,你们有什么理由?”白军继续道。

而秦川回答道:“我们刚刚得到消息,你们白家参与绑架了叶家叶梦凡的女儿叶青璇,而如今叶青璇就在你们白家庄园之内,怎么样,这个理由够充分吧?”

“这,这……”

白军顿时被秦川怼的说不出话来,此刻的白军只能是用一种疑惑的目光望向白焕生。

而白焕生到底是姜还是老的辣,他才不会和秦川墨迹这些,只是道了一句:“哼,你这是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已。”

一边说着白焕生的眼珠子则不停的转着,似乎是在考虑着如何来化解眼前的这场危机。

而就在这个时候,蓝剑的人群之后神鹰的身影忽然出现。

此刻的神鹰是拨开人群,径直来到了秦川的身边,然后在秦川的边上耳语了几句。

顿时秦川的脸色大变,并且低沉着声音道:“消息可靠吗?”

神鹰点了点头道:“千真万确,队长,要不要追啊?”

秦川是想了想,脸上的表情突然开始犹豫了起来。